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 > 新闻中心 > 即墨要闻
让科研链接市场——解读科研成果产业化“大工模式”系列报道之一
日期:2018-10-08 来源:新即墨

  【按】日前,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将12个地方改革案例报送中央,其中就包括位于青岛蓝谷的大工(青岛)新能源材料技术研究院创新推出的科技成果产业化“大工模式”。即日起,本报将刊登系列报道,从市场化运营、路径化管理、职业化人才方面全面解读“大工模式”。

  采用“研究院+公司”的运营模式,通过股权认购、管办分离,充分激发科研人才创新创业热情;确立高度市场化发展思路,以市场需求定科研项目转化方向,实现科研成果与企业需求的无缝对接;构建“母公司+子公司”家庭式孵化机制,直接参与子公司管理,补齐技术团队创业经验不足短板,夯实科研成果产业化基础……

  大工(青岛)新能源材料技术研究院是昌盛东方实业集团控股、大连理工大学技术转移中心共同参股设立的新型研发组织。成立3年多来,通过创新体制机制,已孵化出青岛蓝光晶科新材料有限公司和青岛海聚智能创新科技有限公司,这两家高科技企业去年均实现盈利。近日,记者走进大工(青岛)新能源材料技术研究院,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访。

  企业控股、高校参股,民营资本联姻科研院所

  与绝大多数高校产业化研究院由政府与高校共同组建的模式不同,大工研究院采用的是企业控股、高校参股的市场化运营模式。

  “在股权结构上,昌盛东方实业集团持股51%,科技研发团队持股34%,大连理工大学技术转移中心持股15%,通过股权认购,既保障了科研成果产业化过程中的资金需求,又能激发科研人员创新创业的热情和活力。”大工(青岛)新能源材料技术研究院总经理姜大川说。

  据介绍,昌盛东方实业集团对设备购置等大额支出总体调控,但在项目产业化、人才聘用、公司日常管理等方面给予研发团队充分裁量权。此外,缺少了政府支持的保障,研究院必须独自面对市场并承受市场波动的不确定性,但具有独立自主运营的灵活性,相关经营决策由经营层根据运营实际作出,在让科研人才身上有担子的同时,更激发出了巨大的创新创业活力。

  以市场定方向,科研成果与企业需求实现无缝对接

  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唯一涵盖聚合、纺丝、针织和印染的企业,其传统的棉纶生产线面临着转型升级。大工(青岛)新能源材料技术研究院了解情况后,主动上门对接需求,并将该企业需求与其科研成果储备库中项目进行匹配,为其“量身”定制了解决方案。

  “目前信息化集成已经实现了企业对生产数据的实时监控,在线监测原料含水率将有效提升生产线效能、减少不必要的浪费,目前我们正通过工业仿真技术进行试验,争取解决这一行业难题。”提及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智能化改造方案,海聚智能团队负责人卞德振介绍说,在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二次研发过程中,可能会产生新的专利,从而实现科研成果与企业需求无缝对接,加速科研成果产业化。
  大工(青岛)新能源材料技术研究院成立伊始,便确立了“市场+专利”的发展思路,把大量精力投入外部市场,通过与市场的高频接触,锁定明确的市场需求,引进科研项目,再通过科研项目与市场的匹配,进行二次研发。目前,研究院及其两个子公司共申请专利151个,其中发明专利107个。

  “在科研项目的选取上,锁定市场需求是前提,其次必须是实验室成功项目且经过不少于7-10年的前期研发。”姜大川坦言,与市场的频繁接触,使得研究院每个人对科研成果的市场前景保持敏锐性。同时,为丰富充实科研成果项目库,研究院还与厦门大学和青岛多所大学开展交流合作。

  母公司+子公司,家庭式孵化加速科研成果产业化

  在位于大信镇的青岛蓝光晶科新材料有限公司生产工厂里,十多台生产硅靶材材料的机器正在运转,这些机器年生产高纯晶硅溅射靶材60吨。从2016年7月,溅射靶材项目被研究院孵化为独立公司,到如今公司实现独立运营,生产的高纯晶硅溅射靶材覆盖国内客户,并出口德国、韩国……蓝光晶科踏出的每一步,都离不开母公司的扶持。

  “创业初期,管理服务都是由大工提供,免去了我们的后顾之忧,把精力放在技术和市场开拓上,前期基础打得好,公司才有如今的规模。”青岛蓝光晶科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磊表示,研究院的家庭式孵化,解决了除技术和市场外的全部问题,让他的创业路走得更加顺畅,也更有激情。

  在推动科技成果产业化过程中,研究院采取“母公司+子公司”的孵化机制。企业孵化初期,研究院对子公司的持股占70%,技术团队仅占股30%,但随着企业逐步走上正轨,研究院以经营层回购资本的方式将公司股权转让给在孵企业,直至子公司成为大股东。

  “大多数孵化平台只是行使‘婚介所’的职能,促成资本与科研成果联姻后,他们的职责就完成了,但这只是产业化的‘婴儿阶段’,非常脆弱,如何让两者孕育的‘孩子’——产业化成果茁壮成长才是关键。在这过程中,大工要继续担任家长角色,通过多年积累的产业化经验扶持他们成长成才。”姜大川如是形容。

  “尽管经过三年的发展,研究院扎实开展科技成果产业化孵化,拥有两家高新技术企业,但家庭式的孵化终究精力和能力有限,只有走到了‘学校’阶段,才能批量推动成果产业化。‘学校’阶段需要科学化、系统化的培养方案,大工(青岛)研究院正在研发的科技成果产业化认证体系、探索路径化管理,为‘学校’式孵化提供了方向和工具。”姜大川说。